关注滚锁每天为你推荐有用的生活小妙招
首页 > 热门话题  >  女子登记结婚时才承认自己是大专

女子登记结婚时才承认自己是大专

  你能忍受伴侣对你有所隐瞒吗?

  都要结婚了,他才跟你坦白自己的隐私,你能受得了吗?

  有这样一个很现实的案例:刘霞是兰州安宁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的一名登记员,她做这份工作已经三年了,刘霞介绍,自己见证结婚和离婚的已经有上万对了,也劝和了大概7000对想要离婚的夫妻。让她印象比较深刻的是有一对情侣来登记结婚,在填写信息的过程中,男方发现女方的学历是大专并非之前所说的本科,男方的情绪很激动,觉得自己像被欺骗了。她进行劝说,不要因为文凭放弃了所有的想法。她说婚姻要懂得谦让和包容,自己的工作也会影响自己,会让自己反思,如何更好地维持婚姻。

  怎么评价这个事情,如果是你,你能原谅伴侣对你的隐瞒吗?

  都要结婚了,才跟你承认自己的学历是大专这回事。

  如果是我,遇到这样的欺骗,我可能会第一时间选择悔婚,这婚没必要结了,无论如何都不能仓促结婚。我得先弄清楚他到底为什呢骗我,到底是怀揣了什么心思。这件事情的本身也不是一纸文凭,而是欺骗。

  今天他为了自己的利益怕你跟他分手可以欺骗你,那么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欺骗呢?

  这件事不管男女,跟性别没有关系,而是欺骗的本身寒了人心。

  你结婚在乎对方的学历吗?

  可以不在乎,但是我觉得在双方开始交往的时候,这些基本的信息就要说明了。你的家庭背景,你上的什么学校,你的学历,又或者你大概的感情经历,两个人还是需要坦诚相待的。可如果你一直隐瞒,那么这算什么?

  说谎的口子一旦开了,日后会不会有更多的欺骗。

  只要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是不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学历在恋爱中没那么重要,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应该有欺骗,更不应该以“我们都要结婚了,你在乎学历干什么”予以要挟。是你欺骗了他,是你伤害了他,那么他要是真的不想结婚了,你也没权利指责。

  02

  我们不说学历,就单单说“欺骗”这件事。

  我曾接触过一个真实的案例:女方在结婚之前曾有过一个男朋友,对方是个已婚男人,她跟他在一起三年多,那个已婚男人欺骗了她,原本说是要离婚娶她的,可是跟妻子离婚后没多久又复婚了。她心灰意冷选择离开,离开后发现自己怀孕了,她也没及时打掉孩子,而是选择生了下来,事后把孩子给了男方自己就到了另一个城市发展。

  女方想的是忘掉前尘过往,重新开始。

  她听从父母的安排跟一位男士相亲,两个人挺聊得来的,很快就恋爱然后见父母,随后结婚了。一切都很顺利,她享受着爱情的甜蜜和初婚的幸福,她觉得自己真幸运,还能够遇到一个那么爱自己的男人。他们在一起很幸福地过了两年,但是后来生活的平衡被打破了。前任找上门来,说为了孩子上学,需要她跟孩子做一份亲子鉴定。

  “咱们都为了孩子想想,可不可以不要那么自私。”

  她想的是,如果这件事万一被她的现任老公知道,那么她完了。她已经把那段不堪的经历隐瞒了好长时间,不想自己被戳破完美的外衣。

  她很犯难该怎么办?

  我说:“与其让他自己发现,还不如你主动坦白。不就是离婚吗?如果他不想原谅你要跟你离婚,那么你也没有法子,谁让你当初选择欺骗了他。你也该对自己的孩子负责了,你不能因为自己的幸福完全不考虑孩子。第一次你已经抛弃孩子了,那么第二次既然他需要你的帮助,你为什么要拒绝呢?真要是拒绝了,你的良心能安吗?这件事无论你坦白与否,你都不会能像以前一样。谎言在你们的生活里埋了一颗雷,随时都有可能会爆发。”

  事后她也没跟我联系过,我也不知她有没有主动坦白,但说真的,如果他没有坦白,之后是被现任发现一切,那么他们的婚姻更不可能继续了。结婚之前还有个私生子,还瞒了对方那么久,这么大的事,怎么原谅?

  结婚这件事,两个人在商量好要结婚的时候就要坦诚相待,尤其是原则性的问题绝不能有隐瞒。譬如你有什么疾病,你家里人有什么疾病,你有什么欠款,你跟前任是否有过孩子,你的学历,你有没有坐过牢,有没有什么黑历史,这些很现实的基础性问题,一定要跟对方坦白。

  坦不坦白是你的事,接不接受是他的事,但是你最好不要欺骗。

  03

  如果你的婚姻一开始就带着谎言,那么你们很难能过得好。

  或许也会有人为他辩解,说这是善意的谎言,我可不觉得婚前隐瞒学历是什么善意的谎言,无非是怕自己被嫌弃、被分手罢了。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考量,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在她选择隐瞒学历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要真诚地跟对方交往,也没有尊重。

  人最怕的是谎言,爱最怕的是欺骗;

  不管男女都一样,坦诚一点,切莫欺骗。

  今日话题:谈恋爱结婚,你会在乎对方的学历吗?他骗了你是否能原谅?欢迎留言。

  - END -

  ★作者:YIBAO;情感原创作者,写这个世界温暖的感情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