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观察

勿忘九一八 沈阳敲响14声警世钟!外国人怎么看待九一八?

来源:滚锁网整理 发布时间:2021-09-18 12:44 分类:热点观察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90周年纪念日,勿忘九一八撞钟鸣警仪式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残历碑广场举行。各界人士列队...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90周年纪念日,勿忘九一八撞钟鸣警仪式在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残历碑广场举行。各界人士列队整齐,庄严肃穆,共同铭记历史,缅怀先烈。纪念仪式在嘹亮的国歌声中开始。参加仪式的各界人士代表来到铸有“勿忘国耻”的警世钟前,共同撞响警世钟14下,代表中华民族14年浴血抗战的艰苦历程。防空警报声划破宁静的长空,辽宁全省14个城市同时拉响防空警报,轮船、火车也拉响汽笛,共同参与纪念活动。

外国人怎么看待九一八?

今天,勿忘九一八撞钟鸣警仪式在沈阳举行。14响警世钟,寓意中国人民浴血抗战14年;3分钟警报,提醒着人们牢记历史、缅怀先烈、珍爱和平!

1931年9月18日,沈阳爆发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中国人民就此拉开长达十四年的抗日战争的序幕。“九一八”事变爆发90周年前夕,中新社记者重访北大营、中共满洲省委旧址和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等地,透过一处处历史印记重温那段令人刻骨铭心的历史。

90年前,这些地标性建筑见证了怎样的屈辱历史?90年后,它们又以怎样的面容与世人见面?

  • 北大营:打响中国十四年抗战第一枪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自己炸毁了位于柳条湖的一段南满铁路,随后反诬为中国军队所破坏,并以此为借口,炮轰东北军驻地——北大营,进而进攻沈阳城,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由此爆发。

很多人在历史教材上看到过上述内容多次,北大营三个字和抗日战争紧紧捆绑在一起。北大营从1907年建立到“九一八”事变被毁,虽然仅存在了25个年头,但因“九一八”事变蜚声中外。

时任北大营驻军620团团长王铁汉在其回忆录《不抵抗的抵抗》中详细记述了日军突袭北大营的全过程。当夜,尽管上峰下达“不抵抗”的命令,王铁汉仍率部打响了中国十四年抗战的第一枪。

记者探访了位于辽宁省沈阳市大东区柳林街的北大营遗址。遗址现存三栋一层砖木结构硬山式营房,营房由青砖砌成,其中一栋还保留着原来的铁皮瓦屋顶。据史料记载,北大营建于1907年,在“九一八”事变中被日军损毁。

2018年,北大营遗址陈列馆建设工程正式启动。修缮过程中,馆方鉴选征集到1400余件(套)具有重要历史意义和研究价值的文物。

据了解,北大营遗址陈列馆将于近期对外开放,大量珍贵的历史图片、史料、文物也将首次与民众见面,辅以浮雕、沙盘、光影成像等现代化展示手段,复原历史场景、营房陈列,打破空间限制,重现硝烟岁月。

  • 中共满洲省委旧址纪念馆:发出中国第一份抗日宣言

在沈阳市皇寺路福安巷3号的中共满洲省委旧址纪念馆,记者看到一份手写的《中共满洲省委为日本帝国主义武装占领满洲宣言》(又称“9·19宣言”)原件的影印件。“只有工农兵劳苦群众自己的武装军队,是真正反对帝国主义的力量。”“只有在共产党领导之下,才能将帝国主义逐出中国!”这些铿锵有力的话语历久弥新。

宣言内容由时任中共满洲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赵毅敏于9月18日深夜起草,并于次日的会议上讨论、修改、补充并定稿。随后,当地党员和进步学生火速将一份份宣言张贴至沈阳的街头巷尾,揭露日军侵略罪行,率先发出抗日呼声。

沈阳文物古迹保护研究中心副主任龚祖说,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中国共产党在第一时间发出抗日宣言,旗帜鲜明地举起抗日大旗。这是中国第一份抗日宣言,也是世界历史上第一个反法西斯战争宣言,充分表明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中流砥柱作用。

1965年,中共满洲省委旧址重新进入人们的视野。1985年,维修复原后的中共满洲省委旧址正式对外开放。目前,中共满洲省委旧址纪念馆已成为东北地区重要的党史教育基地。

  • 东北抗联史实陈列馆:真实记录军民不朽的抗战业绩

1932年,东北陆续建立起十几支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反日游击队。1936年2月,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发布《为建立全东北抗日联军总指挥部决议草案》,决定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部队统一称为东北抗日联军。

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东北抗日联军不畏艰苦,转战辽宁的清原、新宾、桓仁、本溪、凤城、宽甸、西丰、岫岩等地顽强斗争,令日、伪军闻风丧胆。

东北抗日联军艰苦奋战14年,作战数万次,以自己伤亡3万人的代价,换取了歼灭日伪军22万人的辉煌战绩,并牵制了数十万日军,在战略上配合了全国抗战,支援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

如今,坐落于辽宁省本溪满族自治县的东北抗联史实陈列馆建筑古朴别致,庄严肃穆,乳白色石材与橙黄色木板相间的外墙装饰,给人以置身深山林海的自然感受和穿越时空的历史遐想。

东北抗联史实陈列馆展厅共有12个展室,陈列布展以“林海雪原,抗联英雄”为主题,全面、真实、准确、系统地反映了东北抗日联军十四年的艰苦斗争历史。展厅内的抗联密营复原场景气势宏大,人物形象逼真,是国内陈列馆中再现东北抗联密营场面规模最大的一个场景。

辽宁丹东宽甸满族自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曾霞说,东北抗日联军用生命和鲜血书写了东北抗战史上最为光辉的一页。

东北抗联史实陈列馆研究部主任周浩介绍说,在整个中国人民抗日战争中,东北抗日联军的抗日斗争开始时间最早,持续时间最长,斗争环境最艰苦。这些历史印迹,真实记录了军民不朽的抗战业绩。

  • “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生动再现抗日战争伟大胜利的历史画卷

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位于沈阳市大东区望花南街46号,该馆是迄今为止国内外唯一一座全面反映“九·一八”事变历史的博物馆。自1991年建馆至今,该馆的馆藏文物超过14000件。

该馆最吸引人注意是耸立在广场上的标志性建筑残历碑。残历碑呈立体台历状,两边对称,碑体有多处弹痕。台历的一侧刻着“1931年 9月18日”,另一侧记录着事变的发生过程。

近年来,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相继对外开放沈阳二战盟军战俘营旧址陈列馆和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

现年88岁的志愿军第39军116师347团政治部联络员(翻译)金东辉日前在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对记者说,和他共同战斗过的战友,知道名字的就有100多人牺牲了。虽然自己年纪大了,但总是会想起他们,想起和他们共同战斗过的岁月。

“在历史的回望中,我们更加坚定了前进的脚步;在胜利的纪念中,我们更加懂得和平的珍贵。”沈阳审判日本战犯法庭旧址陈列馆副主任宋苗如是说。

中国近现代史史料学学会名誉会长,辽宁省九一八历史研究中心主任王建学对记者表示,“九一八”事变是国难、国耻,同时也是中国人民反抗侵略的开端。那段刻骨铭心的抗战史应该为全体中华儿女所牢记。

自2005年起,每年的9月18日,9时18分,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的广场上都会如期举行撞钟鸣警仪式。警世钟被敲响14下,象征中国抗战十四年,并鸣响防空警报3分钟,以警示后人勿忘国耻,铭记历史。

今天是九一八事变90周年,沈阳如期举行撞钟鸣警仪式。警世钟被敲响14下,象征中国抗战十四年,并鸣响防空警报3分钟,以警示后人勿忘国耻,铭记历史。

“九一八”事变的发生不是偶然的,它是日本帝国主义一个蓄谋已久的重要侵略步骤。

早在1927年夏,日本内阁在东京召开“东方会议”,制订了《对华政策纲领》,就露骨地声称中国东北“在(日本)国防和国民的生存上有着重大的利害关系”。

为发动侵略战争,日本不断制造事端,大肆渲染“满蒙危机”,为行使武力寻找借口。1931年春夏发生的“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就是最突出的事例。

万宝山是长春的小村镇,当时汉奸郝永德将盗租的农田转包给无籍朝鲜人耕种,并在其他农户耕地上开掘沟渠,引起纠纷。日本遂出动武装警察,镇压当地农民,双方发生冲突但无伤亡。这样一桩强盗事件,日本却颠倒黑白,捏造数百名朝鲜农民被害,酿成在朝鲜各地的排华风潮。

1931年5月,日本军部派遣军事间谍中村震太郎,非法侵入边境屯垦地区,进行军事侦察,搜集情报。当其一行到达苏鄂公府附近时,被屯垦第3团关玉衡部捕获,并将其秘密处死。

“万宝山事件”和“中村事件”成了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重要口实。在中国东北的法西斯组织满洲青年联盟,派人前往关东军司令部,要求行使武力,还组成了“母国游说团”,回日本拜访政军等各界人物,举行集会。日本各法西斯团体和右翼组织也召开联合大会,叫嚣解决“满蒙问题”,“除断然使用武力之外,别无其他途径”。执政的民政党也通过决议:“对于侵犯既得利益的行为,要毅然行使自卫权”。至“九一八”事变前,日本侵略者煽动的侵华狂潮,已席卷了日本列岛。

1931年8月,本庄繁走马上任关东军司令官,立即听取了关于“满蒙”情况的汇报和作战计划报告,随即发出“训示”,表示“已下重大决心……应付多变之时局,共图伸展国运之大业”。

关东军原计划是于9月底发动事变,但还是走漏了风声。鉴于这种情况,军部中央决定派遣建川美次前往东北,“以防患于未然”。

但众所周知,建川是主张行使武力的强硬派,与其说让其“劝说”,不如说前去点火。美国学者甚至认为,建川作为昭和天皇的亲信之一,是暗受天皇之命前去指导关东军的。建川在临行前授意给关东军发出了密码电报,告之:“事已暴露,必须立即动手。”

关东军接到电报后,当即于9月15日上午召开紧急会议,会上意见不一。至16日凌晨2时,坂垣诈称暂停行动。然而仅过了几小时,坂垣和石原通知提前于9月18日发动事变。之所以出现变故,并不是因为建川要来东北发生动摇,而是为防止泄密,并排除所谓“不坚定者”。

  • 外国人怎么看待九一八

每年的九月十八日,震彻全城、宛如历史悲鸣的防空警报都会由沈阳这座城市传遍中国大地,提醒人们那场国耻与国殇并未远去。

日军铁蹄从东北一路西出、南下,大半个山河沦陷,中国人民在反殖民反侵略的血泪战争中苦苦挣扎14年,城池化为焦土,数千万人惨死于屠刀之下、战火之中……

历史是有记忆的,1931到2021,整整90年,那些民族伤痛会在国富民强和繁忙发展中结痂,但在国人心中永不痊愈。

多年之后,我们对残暴侵略者的恶行和国内的反抗活动依旧如数家珍,但对当时国际各方的反映,很多人知之甚少。当年“九一八”事件爆发、日本打破国际平衡时,西方媒体是如何报道的?各个大国作何反应?

翻开已经泛黄作古的历史书页,会发现当时世界完全被几个大国把控,除了域内直接相关的日本和苏联,处于霸权地位置换进程中的英美、主导国联的法德也都是918事件的重要攸关方。

侵略成性的帝国与自诩的人权道德始终无关,当年的媒体与今日一样无良,各方报道和中国处境细看起来让人心寒。

  • 伪装受害者的日本

日本偏居一岛,长期觊觎资源丰富的中国,工业发展为其带来了挑战强大路权的机会,日本通过甲午海战吃到大量战争财富后愈发贪得无厌,对中国领土打起了主意。为此日本蓄谋已久,在发动918事变之前已经对中国做了十数年精心策划、勘察和军事部署。

当时国际局势复杂,日本虽然踏进了西方阵营,但英法德意等老牌帝国都在中国拥有租界和商业利益,北侧的苏联军事力量强大,日本入侵东北需要顾及各方反应。

为此,入侵东北时日本大炒舆论,将自己打造成一个受害者,将侵略行径包装成反暴民、暴戾的无奈甚至正义之举。

当时,《东京日日新闻》称“暴戾的中国军队炸毁了南满铁路,袭击日军守备部队,守备部队是迎战才炮轰北大营的。”

《朝日新闻》也是同样说法,表示“十点半时,北大营轰炸南满铁路,日军立即迎战,炮轰并占领了一部分北大营”。

《满洲日报》则在第二天发表了石原莞尔倨傲荒唐、满负怨怼的污蔑,“我们驱逐群聚的苍蝇,各国也认同,现在看来,中国兵夜间突袭我方铁路,还向我方警备兵开枪,何等暴力!我们如果继续忍让,日本就要灭亡。”

日本颠倒黑白,以各种言论将中国刻画成贪婪、暴虐、热衷战争和对抗的施暴方和魔鬼,将自己塑造成无辜的受害者、无害的白莲花,让各方相信它是在遭受攻击后不得不发起反击的。

这些说辞在西方主导的国际舆论中抢到了高地,成功混淆视听,在短时间内掩盖了其大面积侵略的昭昭野心,让足以主导局势的力量对形势产生了误判,也给期待从战争中分蛋糕的国家创造了默许和支持日本的借口。

  • 动口不动手的苏联

日本入侵东三省对苏联产生了直接威胁,且当时中共与苏共往来密切,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道义出发,当时的苏联舆论都站在了中国一边,苏联各大报刊纷纷刊文抨击日本所谓“自卫”之说不成立,就是有预谋的侵略行为。

《柏拉夫达报》称,日本帝国主义要在太平洋上建立版图,所图不止满洲,还有菲律宾、马来群岛甚至澳洲;

侵占东北的目的无非是让其脱离中国统一政府管辖,再徐徐图之,就像侵占朝鲜那样,日本对外所谓的交涉也不过是扶持亲日军阀,实现予取予求。该报还抨击美国对日本的默许,指出美国在等待瓜分中国时分一大杯羹。

《真理报》则相继发表《日本帝国主义在满洲》、《瓜分中国》等文章,抨击日法密谋将东北三省变成帝国根据地。

苏联的舆论炮火非常猛烈,分析也有理有据,之后有许多都应验了,但细究起来主要抨击方向都在可能威胁其自身的事务上,作为当时红色阵线的大哥,舆论支持弱国对其占据道德高地、笼络同盟有很大好处。

但对中国的实际帮助并不大,尤其在其政府采取热舆冷政方式的情况下——苏联政府在918事变上保持了中立和观望态度,没有有力干预,这种反应使得没有外部力量压制的日本更加有恃无恐。

  • 帮腔买办美国

美国当时在锦州地区有势力范围,日军进攻沈阳是威胁美国利益的,但918事件爆发时美国却并没有反对,态度甚至是默许和支持的,一直在为日本打圆场,这是因为日本已经提前与美国达成了协议。

《纽约时报》诡辩,日本对东北铁路的占领不存在侵犯中国主权现象,关东军的反击是受袭后的自卫,并将中国爆发的学生反日运动认定为具有煽动性的、威胁正常秩序的游行,还称赞日本管理下的东北井然有序。

《纽约日报》、《纽约论坛报》等刊物则将日本称为强国,表示美国人愿意与其亲善,辩称“日本的军事行动是对中国废除条约的正常反应”。

虽然也存在一些批判日本的声音,但美国的主体舆论在日本自我美化的言论基础上对其进行了声援。

而且,当时美国虽然没有加入英法主导的国联,还是凭借自身的影响力阻挠国联干预中日问题,反复强调918事变是地区事务,外部不应插手,给占据军事优势的日本腾挪了巨大的国际舆论空间。美国这样做的原因很多:

一个是美国与日本贸易量巨大,918之后短短一年多美国与日本的军火交易额就超过了1.8亿美元;第二个重要原因是当时英美正在地位置换,都想拉拢日本,美国以默许和支持为筹码;第三个是日本插进东北会对苏联产生巨大威胁,有利于美国。

在经济和政治利益的诱导下,美国主体舆论泯灭良知为日本做遮羞布,与当今因势利导的丑陋嘴脸并无二致。

  • 自顾不暇的英国

英国与美国处境类似,与苏联对抗,且需要拉拢日本巩固国际地位,为此英国媒体与美国的报道也十分雷同,分成两派,一派批判日本侵略暴行,主流则更多袒护和支持日本。

《泰晤士报》承认日本攻打沈阳是早有准备的,但认为中国军队的挑衅是主要原因,日军行动不具备侵略属性。同时该报还赞赏日本统治下的东北肃穆有序,批判中国学生抵制日货运动是野蛮举动和排外的情绪主义,对日本表达了同情。

与这种颠倒黑白的溢美之词相对的,是《孟却斯德报》对“918事变是地方事件”论调的批判,《海峡泰晤士报》则称日本穷兵黩武,行侵略之实,不文明的国家都会视之为耻辱。

英国的分裂论调是源于国内问题,当时日不落帝国正在走衰,国内党派内斗激烈,反美派在918事件上发出了不同声音,但主流还是以拉拢日本为主。除此之外英国当时也正面临着印度民族运动问题,如果支持中国反侵略的民族运动,这个殖民者在印度难以自处。

  • 沉迷于帝国余晖的精分法国

相比于英美,当时法国的处境比较尴尬,一方面因美国崛起,国家实力和地位在下降,欧洲轴心的地位不稳,有意威压德国,一方面想维护国联,以大国组织的方式延续法兰西的光辉。

当时法国在中国东北地区没有利益,但还是在惯性矛盾重重中产生了两种对立的舆论导向,一种自贬,温和同情中国,一种激进挺日。

左派代表《自由报》唱衰国联,提醒世界对日本施压难以实现,警示世界和中国。右派以《巴黎时报》、《巴黎回声报》为代表,称允许中国加入国联是错误,中国没有切实边界,不能履行国际义务,将日本形容为抵抗苏联侵犯之健将,为镇压殖民地的革命势头,应该袒护日本。

法国在对抗苏联方面与英美同一阵营,自身实力又不足以左右英美推动的局势,最终在主观偏向和客观现实双重作用下未对日本作出实际限制。

  • 比较理性的德国

在美英法各自为利益把算盘拨向日本之际,德国将同情票投给了中国。

德国一战战败,国力严重折损,丧失了海外殖民地,外部利益考量最少,又在英法挤压之下,与日本有夺殖民地之恨。与中国同处弱势地位、同被日英法侵害,德国对于中国的处境更有共鸣,对918事变的判断也更为理性客观。

德国的诸多观点都道出了918事变和中日问题的根本,但处于弱势地位的德国,发声并没有多大作用和国际影响力。

《总汇报》还揭露日本在东北阻碍官员行使职务,导致土匪猖獗的情况。对于美英法贬斥的中国学生运动,《前进报》则反其道为中国正名,表示相比于日本在东北的军事行动和分化运动,中国学生的排日运动已经温和百倍。

德国的诸多观点都道出了918事变和中日问题的根本,但处于弱势地位的德国,发声并没有多大作用和国际影响力。

老大哥苏联口惠实不至,德国人微言轻,当时贫弱混乱、在国际上连末席都坐不上的中国身为受害者备受污蔑,孤立无援,被日美英法集体围攻,加害者日本却受到国联和多国偏袒、荫蔽,中国的处境何其艰难、屈辱可想而知。

大国的无动于衷和默许、声援助长了日本的侵略野心和气焰,导致日本愈加疯狂,将战火一路南推,烧遍了大半个中国,烧到了各国在中国的势力圈,演变成了一场波及世界的浩大残酷的侵略战争。

而中国则在冷酷无情、卑鄙虚伪的帝国舆论场中彻底明白了独立自强的重要性,走上了一条不依赖他人的孤勇之路,走到了今天各国无法渗透,无法胁迫,无法击败的境地。

舆论被资本体制称为第四权,言论自由常常被西方国家顶到至高无上的位置,然而这种权利能代表正义和道德吗?能代表真相和真理吗?并不!它根本不具备独立性,只是政治和经济的工具,是利益的发声器。

可以被可憎可鄙的施暴者拿去做遮羞布,可以成为颠倒黑白者手中的利剑,将弱者、贤者刺得更痛,伤得更深,可以成为换取利益的筹码,可以以最低的代价悄无声息地改变世界和历史。

918事变时期的舆论交锋是最鲜明的案例,各国话语充满了精心的算计,随着各自的需求左右摇摆,向世人清晰呈现了舆论的锋利与软弱,可亲与可恶。

大国不代表正确,强者不必然为弱者发声,不为真相正名,帝国主义的世界里没有灯塔,只有利益为先,西方的道德金装是一朵朵塑料花,对其抱有期待就是输的开始。

历史是一次又一次轮回,细观今日之世界,与90年前如此雷同。

当初的侵略者日本又开始煽动军国主义和对战中国之风,美国依然想以日本为刀刺痛中俄,俄国依然被欧美左右围攻,法国依然抱着法兰西大梦在矛盾中摇摆,德国依然理智中带着自己的谋算,欧洲内部依然矛盾重重,西方世界依然在对中国搞集体舆论霸凌……

西方还是那个西方,但中国却不再是那个中国了。

90年后的今天,侵略者再也踏不上这片土地,玩了百年的舆论攻歼把戏就要随着帝国余晖一起落幕,中国正义会在不久的将来挤进国际舆论场,在西方帝国和原始殖民军团创造、把控、笼罩的黑夜里撕出光明。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