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生活常识

直击中国百年古船回家全程

今天下午,长江口二号古船将由“奋力轮”带入杨浦上海船厂旧址1号船坞。已经“航行”了150年的这艘古船,终于将归航靠岸。

古船入坞,也将开启长江口二号文物保护与考古发掘新阶段。古船里究竟“藏”了多少文物宝贝?这个问题也成为人们的关注点。

从2016年第一件长江口二号古船出水完整瓷器开始,这几年,古船打捞保护过程中,已经陆续出水不少文物。它们中的一部分被精心保护起来,并带到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进行专业鉴定和保存。

11月24日,长江口二号古船入坞前夕,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来到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一睹古船上的宝贝。

肚里有乾坤,大瓶淤泥中发现惊喜

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长江口二号古船目前出水文物被集中保存在一个专用的房间。

工作人员小心翼翼地打开了一个特制的箱子,里面装着一件体型较大的瓷器。名为“清同治景德镇窑豆青地堆白青花松下高士图双耳瓶”的这件瓷器,是目前古船出水瓷器中体型最大的一件。

清同治景德镇窑豆青地堆白青花松下高士图双耳瓶

它的颈部两侧贴塑双狮耳,通体施豆青釉,腹部堆贴白泥,并于其上以青花绘画 松下高士图,器底施白釉。据介绍,此式双耳瓶流行于晚清民国时期,因其多用于陪嫁妆奁,故俗称“嫁妆瓶”。此类器物通常依据尺寸,分为300件、200件、150件与100件等,这里所谓的“件”是一种景德镇特有的瓷器高度参考标准。此器高60厘米,系标准的300件大瓶,属当时烧造同类产品中的体型较大者。

如今“腹内空空”的这件瓷器,在出水时却是“肚有乾坤”。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助理馆员葛彦告诉记者,2021年8月出水的这件瓷器,连同瓶内淤泥一起被带到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时隔一年,在各方面条件成熟后,科技考古专家开始集中采样瓶内淤泥,结果发现淤泥里还有完整的瓷器。

当时,葛彦就在一边目睹。“先是露出了一条瓷器白边,大家以为是一块碎瓷片。再继续采泥,发现里面足足藏了50只小瓷杯。除了第一只靠近瓶口的有破损,其余49只保存完好。大家都非常兴奋。”

清同治青花团龙纹杯

这50只“清同治青花团龙纹杯”,外壁以青花绘四组四爪团龙纹, 外底以青花绘花押款。据介绍,自元代起,民间就不得使用双角五爪龙纹。至明代,政府不仅禁止民间使用龙纹,与龙纹近似的蟒龙、斗牛与飞鱼等纹饰也一并被禁用。不过,此类纹饰于民间从来便是屡禁不止。清乾隆年间,高宗就明确表示:“五爪龙者,外边常有”,可视作其默许了民间使用饰五爪龙纹的瓷器。自此之后,各类龙纹瓷器于民间的使用便愈发普遍。

长江口二号古船目前出水的此式青花团龙纹杯,均出土于“清同治景德镇窑豆青地堆白青花松下高士图双耳瓶”。其摆放方式颇值得注意,其中有5件杯竖直状成摞被置于瓶颈部,另有5件杯水平状成摞被置于瓶肩部,剩余40件分4摞,每摞10件竖直状被置于瓶底部。

值得一提的是,考古人员在瓶内提取瓷杯时发现,杯与杯之间均以一层稻谷相隔,而稻谷起到了有效的防震作用。

比出水瓷器更“年长”的稻谷

有趣的是,这些稻谷可能比这些杯子还要年代久远。复旦大学科技考古研究院对这些稻谷进行了碳十四测验。结果显示,稻谷所处时期比清同治年间略早一点。专家推测这些稻壳可能是陈年晒干的,专门用于船上物品的固定和防震。

“古代船只运货空间有限,这种大瓶套小瓶的运输方式并不鲜见。但是大部分用来装小瓶的大瓶,本身比较粗糙,价值不高,更多地起到保护小瓶的作用。而长江口二号古船发现的这一瓶中瓶,无论是外面的豆青地堆白青花松下高士图双耳瓶,还是里面的青花团龙纹杯,价值都很高,这是比较罕见的。”葛彦说。

船上载有古董、精品,也有在当时粗制滥造的“仿品”

长江口二号古船出水的第一件完整瓷器是十九世纪越南地区窑口青釉水烟罐。这件水烟罐顶盖作半球形,盖面镂圆孔两枚,束颈,鼓腹,下部收束,圈足。通体施青釉,外底无釉。

据介绍,此式水烟罐系一类流行于中越边境及越南境内的器物。在中国广西地区,通常被称作“烟煲”。直至上世纪八十至九十年代,当地民间仍有使用。在使用方式上,通常会先于器内注水,盖上的两孔,一孔放烟丝,一孔插入吸管用于吸烟。

十九世纪越南地区窑口青釉水烟罐

出水的这件水烟罐胎釉特征及造型风格等与越南地区出土的水烟罐相近,专家认为应属越南地区窑口的产品。又由于目前长江口二号古船出水的该式器物仅此一器,故而推测古船上或有越南籍船员。

此外,船体的木材,经鉴定也有出自东南亚一带的娑罗双、摘亚木和柚木等船材。无论是水烟罐还是这些船材,都反映了当时上海的贸易国际性。

清同治景德镇窑绿釉杯及底部刻印

出水的“清同治景德镇窑绿釉杯”通体施白釉,外壁则在白釉上复施一层绿釉,口沿处涂一圈金彩,外底以矾红彩书“同治年制”四字双方框篆书款。景德镇窑于明代宣德年间始烧绿釉瓷器,至清代早期又引入欧洲技术,创烧出一种“西洋绿色器皿”,釉质上与传统绿釉有所不同。这件瓷器的绿釉因长期受海水腐蚀,呈现褐色。 它的底部刻有“同治纪年款”,也对了解长江口二号古船的时代颇有助益。

清同治景德镇窑粉彩二甲传胪图杯

出水文物中,一个杯身上绘有两只螃蟹张开蟹钳夹着芦苇的瓷器颇为有趣。名为“清同治景德镇窑粉彩二甲传胪图杯”的这件瓷器,玩的是“谐音梗”。二甲传胪图是一种中国传统吉祥纹饰,两只螃蟹寓意“二甲”,芦苇之“芦” 则与“胪”谐音。原来,清代科举称二甲第一名,即殿试第四名为“传胪”,故而“二甲传胪”在清代便是殿试第四名的代称,寄托着人们对金榜题名的美好祝愿。

出水文物也并非每一件都是精品。工作人员特意展示了一件略显粗糙的紫砂壶。出于清同治宜兴窑的这件紫砂刻诗文执壶,外壁刻草书铭文“山水之中”,落款作“少山”,外底钤有“友兰秘制”四字篆书阳文款。

“邵友兰是清中晚期的紫砂名家,他制作的紫砂壶一般钤有篆书圆章‘阳羡邵友兰制’或篆书方章‘友兰秘制’等款识。 而少山是明末清初紫砂名家时大彬之号。两个名家从年龄上就相差了一二百年,所以不可能同时制作了这件紫砂壶。”葛彦介绍,“另一方面,清中晚期的沉船出水有大量带名家款识的紫砂壶,质量大多粗率,应属仿名家之作,这说明当时社会追逐名家作品之风气颇盛。此器胎质粗松,多处器坯处理不甚细致,加之同时落有时大彬与邵友兰两位不同时期紫砂名家的款识,推测属于仿名家之作。”

清同治宜兴窑紫砂刻诗文执壶

除了大量同治年间的瓷器,古船也载有当时年代的“古董瓷器”——元朝瓷器。已经出水的元龙泉窑青釉高足杯就是其中一件。这一类型的龙泉窑青釉高足杯于龙泉地区窑址的元代地层中屡有发现,内蒙古敖汉旗五十家子元代宁昌路城址的一件出土器与此器最为相像。

元龙泉窑青釉高足杯

葛彦告诉记者:“沉船遗址中出现‘古董’的情况并非个例。它们或是作为船货而被有意带入,譬如元代‘新安’号沉船便出水了68件南宋建窑黑釉盏。此外也常见来自其他遗址,比如随潮水漂流而混入的情况。它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艘船上,还有待长江口二号古船文物全部出水后进一步研究。”

对于理解上海何以成为上海具有重要价值和意义

此前,长江口二号古船在水下已探明有31个舱室,对其中4个舱室进行了小范围的清理。

“目前总共出水的文物大概700多件,主要包括瓷器,以及船体构件。”上海市文物保护研究中心副主任翟杨告诉记者,“其中瓷器完整的和可复原的有600多件,瓷器种类包括青花、粉彩、单色釉、紫砂等。船体构件包括滑轮、绞车等。”

在上海文物保护研究中心,记者注意到,部分已经出水的船体木制构件被放置于水中,此举是为了保护已经在水里“沉睡”了150多年的它们,如果裸露在空气中会因缺水而导致干裂。

翟杨透露,长江口二号古船入坞后,会先在古船上做一个保护舱,这个保护舱可以起到控温和保湿作用。“接下来,会建造一个临时考古大棚,把古船罩住。相当于给古船搭了一个新的家。这个临时大棚,将具备实验室考古控温和保湿等基本条件。未来,对古船的研究可以在这个大棚内进行。另外,还将建基础的考古挖掘平台、测绘平台等。”

在翟杨看来,长江二号古船填补了清代晚期尤其是同治时期水下考古的空白。“船上的瓷器可以作为同治时期瓷器断代的标尺。此外,长江口二号古船本身保存得也比较完整,对于我们了解当时的造船工艺提供了很好的研究范本。”

长江口二号古船的发现,也是上海作为近代行业和贸易中心以及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城市的一个重要的历史实物见证。翟杨说:“无论是古船本身还是文物,它们都显示了上海与国内、国外有着技术、贸易和文化的紧密联系,印证了上海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节点的历史地位。对于理解上海何以成为上海,具有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整个长江口二号古船出水文物的数量目前不好估计。随着古船整体打捞、入坞以及文物保护研究的进一步展开,所有谜底都会在未来揭晓。”翟杨说。

古船模拟图 上海市文物局提供

题图来源:孟雨涵 摄 图片编辑:笪曦

来源:作者:李君娜

本文来源于百度,内容不代表滚锁常识立场,全站信息免费仅供测试,非商业性质和非盈利。如侵犯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删除。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79111873